首页 > 历史回顾

粉丝用爱发电为何得不到尊重?学者用饭圈黑话分析粉丝经济错在哪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8-11-22 09:36:53  点击:4498
  爱豆(喜欢一个偶像,动了真情实感,成为粉丝)每个月花一千块?为了买到自己偶像的握手券或者印有偶像签名的商品而多次大量购买同一种商品?搞偶(喜欢《偶像练习生》节目中的练习生并为他投票、出钱等)买的农夫山泉维他命水可以喝到明年,却又入了农夫山泉水溶C?抓住机会安利(把爱豆介绍给朋友甚至是路人)自己的偶像,用最美的图、最好笑的视频和爱豆感人的经历来为爱豆吸引更多粉丝,为自己招来更多情敌?一个人做这些事情,难道不是精神异于常人吗?  粉丝曾经在社会学和传媒学研究中被病理化,被认为是精神不正常的人

  爱豆(喜欢一个偶像,动了真情实感,成为粉丝)每个月花一千块?为了买到自己偶像的握手券或者印有偶像签名的商品而多次大量购买同一种商品?搞偶(喜欢《偶像练习生》节目中的练习生并为他投票、出钱等)买的农夫山泉维他命水可以喝到明年,却又入了农夫山泉水溶C?抓住机会安利(把爱豆介绍给朋友甚至是路人)自己的偶像,用最美的图、最好笑的视频和爱豆感人的经历来为爱豆吸引更多粉丝,为自己招来更多情敌?一个人做这些事情,难道不是精神异于常人吗?

  粉丝曾经在社会学和传媒学研究中被病理化,被认为是精神不正常的人。但是在学术研究中这种倾向也已经大大减弱了。而且很多时候粉丝因为他们跟普通消费者不一样的行为,被当作了很多社会自身问题的替罪羊,而遭到指责。但是,他们本身只是文化和传媒经济创造的过度的消费者(excessive consumer),他们使得文化产品的收益可以预期,还提供了很多免费的劳动。他们不应当被人们一面倒地指责。

  跟许多人说的不一样,历史和研究文献的记录表明:2018年,不是中国的偶像元年。这么说的时候,大家难道忘了2005年的《超级女声》和这个节目所带起的草根粉丝组织起来的大规模追星现象吗?杨玲教授作为一名超级女声的学术粉,其博士论文是基于对超女粉丝圈的民族志研究而写成的。从她的书中可以看出:

  超女粉丝的 粉飞客(粉丝小说)写作、扫碟(去所有的音像店和书店等地购买偶像的专辑,并促使商家多排货)、制作横幅、易拉宝、歌词本等周边产品来更好地宣传自己的偶像……这种种的行为,和当下搞偶、搞创(追中国版《创造101》中的练习生)的女孩男孩,或者最新的《镇魂》女孩男孩,亦或者前几年就开始存在的韩饭他们所做的又有什么不同呢;

  大量购买时尚杂志、数字化专辑、或者爱豆代言的产品,从而帮爱豆冲销量,通过粉丝的购买力展现这一爱豆的商业价值,又或者付出劳动来 抡博(在微博平台多次回复、赞和转发爱豆相关微博来帮他或者她在甲方面前呈现出较好的粉丝数据基础);

  或者他们也会为爱豆应援,也就是在对方出席活动、录制节目或者举办生日会、见面会等大型活动的时候,公开赠送礼物给爱豆、爱豆的经纪公司员工、甲方或者媒体工作人员和主持人等,或者在活动内外场拉上大幅的立牌和鲜花等等。

  不仅粉丝们没病,而且他们一直为文化工业中的媒体和商家规避这产品卖不出去的风险。从珍妮斯· 拉德威对言情小说的研究中曾在历史梳理中提到,出版社出书,是存在着书卖不出去的风险的,但是言情小说的粉丝喜欢一个作者或者一种类型的故事,那么出版社继续出这类书,就能基本保证能卖出这些书,并获得利润。流量明星之所以演技和艺能都不甚出众,甚至在被批评说演技和唱功还不够的时候,就能拿到演技和唱功更好的艺人所没有的机会,是因为其背后的粉丝保证了这些传媒业产品能够有可预期的销量、票房等等。在本文开篇所说的,粉丝为了获得特定的周边产品而大量超额购买某些商品的行为,其缘起也是来自产业界的市场营销策略。这是以周边和文化气息来增加人们购买产品的欲望,同时,也伴有一些隐性的抽奖诱惑。如果你曾经为了集齐一套卡片而购买膨化食品,比如虾条,或者为了买到某种小周边而购买多个 扭蛋(里面会有小周边,比如手办之类,但是打开之前是无法知道里面具体是哪一款小玩意儿的),那么你可能更能理解粉丝的这种购买行为。

  但是偶像产业在我国当下存在在营销设计中有意识地刺激粉丝进行过度消费的趋势,比如投票的机制中,可以花钱换更多的票来投,而公布结果的过程中,会特意设计公布排名的顺序,来增添节目的戏剧性,和在投票等环节增加观众的投入。流量和电视的收视率、报纸的发行量以及电影的票房一样,是收入的证明和吸引广告的基础。在这个运行体系中,粉丝的购买力和塑造数据的能力都是其中的固定一部分,在技术上他们没有被轻视,但是在对这个群体的态度上,媒体界还需要构建跟粉丝之间更良性的关系。

  粉丝们一方面满足了自己的爱,一方面也在用爱发电,为了那些让他们感同身受地认同、让他们又哭又笑的爱豆们得到更好的工作机会,实现演艺梦想(这些梦想有营销和建构的成分,也有真实的人生经历的感人成分在),而贡献了免费劳动和/或者购买力,却也承受了很多异样的目光,没有真正的得到很多媒体和公司的尊重。在少数特异性的粉丝身后,有很多的粉丝和那些被妖魔化的形象相去甚远。粉丝们人数众多, 私生饭(celebrity stalker,即名人跟踪狂)更多是跟自己本身的精神问题有关系。因为粉丝数量庞大,而落入其中,并不说明粉丝本身更易有精神问题或过激行为。

  偶像产业和娱乐工业的乱象,其原因很多,包括对于版权的保护、投票机制的设计、恶性拼数据负面行为的治理、对贩卖(不仅是明星和艺人的)身份证信息等违法行为的打击。这些都会影响到整个局面。如果仅仅盯着粉丝的道德和行为,来试图改变整个乱象,可能是像西西弗斯推巨石一样,需要反复进行,但是却不能促成质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