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回顾

1951的表哥在国庆观礼台上为何大发飙?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8-12-14 09:27:14  点击:4255
  在有着几千年皇权历史的中华大地,有句口头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到处流行,在乱世之中,甚至军阀们纷纷喊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理想”

  在有着几千年皇权历史的中华大地,有句口头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到处流行,在乱世之中,甚至军阀们纷纷喊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理想”。上下3000年,帝王思想在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而历经“五四”反帝反封建风暴洗涤,是彻底的“反封建”、“反皇帝”的人。在夺取革命胜利后,他不当皇帝,不愿住中南海,也不写自己万岁。然而,中国终究是从皇帝社会过来的,废除帝制也不过区区二三十年,“皇帝臣民”意识在一些人心中要彻底消去,并非一件轻松的事儿。所谓“毛主席万岁”口号,在后人看来,多多少少带有一些“封建意识”的影子,但时代多数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也怪不得他们,人的思想的进化本来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西方的资本主义从封建主义脱胎换骨,经历了至少上百年乃至几百年的时间,中国从一个半封建半殖民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人们意识的转化自然也没后人想象的那么快。

  因此,在20世纪50年代初就一定要让中国人根除“皇帝情结”和臣民思想,完全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在不开化的僻远乡村更难。

  为此,他不得不请了几人陪同一位“大客人”到家吃饭,化解他的“帝王思想”。这位客人也与国庆观礼大有关系。不过,他既不是女英雄,也不是劳动模范,而是的一位穷亲戚——他七舅家的表兄——文梅清。

  夏收之后,小时玩伴、舅家表兄文涧泉、文运昌双双来到了北京城探亲,看望。在晚间一次谈话中,问他们道:“十七哥怎么没来北京?”

  “十七哥”是七舅的次子文梅清。小时在外婆家时常和他一起玩耍。文涧泉直言地说:“这次你又没请他来,他如何好意思来?”

  舅舅文家有表兄五人,其中两人已经谢世,文涧泉、文运昌兄弟来北京后,只剩下文梅清一人还从没来过北京。决定届时邀请他来北京看看,见见世面,并叙叙旧情。

  9月中旬,离国庆节还有半个月,就致电给在湖南工作的老同学周世钊,请他并托他邀表兄文梅清一起赴京参加国庆。国庆前夕,周世钊偕同文梅清、毛宇居和少时好友张有成,一起乘坐火车来到了北京,被安排住在中央办公厅招待所。

  文梅清比大6岁,一直在湘乡老家务农,不过在大革命时参加过湘潭农动,但大革命失败后,为了躲避敌人迫害和生计所迫,不得不四处流浪。因长期在山沟里生活,他思想不那么开化,甚至远落后于这个时代。来到北京后,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啊呀,北京好大哟!”“啊呀,北京好大哟!”

  这一次,他作为的客人参加国庆观礼,心情格外激动,与此同时,一种莫名的高傲情绪也随之在心底油然而生,有时还忍不住对毛宇居、张有成说:“石伢子有出息啦!当主席和古代的皇帝差不多啦!”自以“古代”的皇亲国戚相比。

  10月1日国庆节,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上午9时,中央办公厅的同志派车将周世钊和文梅清等人一起接到了,安排他们坐在在广场左侧第一观礼台,作为嘉宾参加国庆观礼。

  庆祝活动开始后,、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在挂满大红灯笼的城楼上,汇集在广场上的数十万群众,激动地举手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谁知这时候,和周世钊、毛宇居等人坐在一起的文梅清忿然起身,找到中央办公厅一位工作人员说:“我要回招待所去,请你们马上派车送我。”

  工作人员不知他为何突然要回招待所去,忙问原因,文梅清气呼呼地说:“你们不要问原因,我要回招待所去!我就要回招待所去!”

  周世钊也觉得很莫名其妙,好几次拉扯他的衣服,想让他坐下,他还是我行我素地执意要回招待所去。无奈,周世钊只好依了他,对办公厅工作人员说:“同志,他坚持要回去,就请你们派个车子送一下吧!”

  周世钊、毛宇居等人参加完国庆观礼活动后,兴致勃勃地回到了招待所,见着文梅清笑着说:“你今天是怎么啦?观礼大会才开始,你就要返回招待所!今年的观礼大会开得很热闹哩!有很多好看的东西,你没看到,实在太可惜啊!”

  这下文梅清终于倒豆子,开始一吐为快了:“润之明明请我们三人来北京参加观礼活动,他们把我们安排在坪里的矮台上,我们三人是不是应该安排在城楼上?我一到那里,心里就不舒服,心里就有气。后来我想你是个校长(指周世钊),也是一个官,和我一样坐在那坪里的矮台上,我也就算了,也就没啥意见了。最气人的是到了开大会的时候,润之从里面出来,坪里那些开会的人,都举手高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我心里一怄气,火就上来了。你知道的,我是润之的表兄,十七哥啊!为什么只喊‘毛主席万岁’,把我凉在一边,至少也要喊千岁吧,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是呀,你说是不是起码要喊我千岁才行?这些人太不懂礼节了。”文梅清说,“我能不生气吗?一生气,就坐不住,所以要回招待所,不在那个矮台子上坐了,瞧不起人嘛。”

  周世钊、毛宇居等人笑完之后,向他解释现在是新社会,皇帝早就废除了,不讲旧社会那一套,人人平等……观礼坐下台上台下完全是有关部门按照嘉宾身份确定的。可他们怎么说怎么劝,在没什么文化且长期生活在乡村的前,也解释不清。文梅清还是满脑子旧思想,坚持自己是国舅,待遇没跟上来。这个颇有点搞笑的事情反映了此时相当部分人的思想水平。

  但周世钊、毛宇居是见过世面,懂得新政府的人,见做不通文梅清的工作,只好写信托人带给中南海的,汇报了表兄对“大生意见”的事情。